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醒客眼Thinker’s Opinion

chenshihong.blog.techweb.com.cn

“老大哥”眼皮底下的隐私

斯诺登爆出棱镜门,惊起人们对于数据安全与网络隐私的关注,政府权力部门、大型商业公司,是否正以公众安全或者服务用户的名义侵犯着我们的隐私?

早在1948年,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在政治讽刺小说《1984》中写到一个政治极权人物“老大哥”,每个人都生活在他的监视之中,毫无隐私可言。

不只是政治极权是“老大哥”,大型商业服务者也是“老大哥”,当网络社区、电子商务网站记录着你的每一次登陆、每一次网络交易,“老大哥”的幽灵就从来没有消失过,你刚在前一个网站搜索过美女关键词,便在后一个网站收到婚介网站的推广信息注册时的承诺依稀还在眼前:“本网站不向任何第三方提供用户任何信息”,但你信了吗?

当人们信用卡代替钞票穿梭于饭店、商场,财富只是银行记录中不断变化的数字,我们早已经把身家交出去了,至于性命什么时候交出去,信息的时代,隐私和安全早已不由个人自己掌控。

说到隐私保护,许多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不要公布出去。古时候,你有一颗珠宝,最安全的方法是放在家里。刚有网络的时候,“经验丰富”网民会跟你说,不要在网络上填写自己的真实信息。早几年的时候,网络安全还有一个名词叫做物理分隔,就是不把隐私设备连接到公共网络上。

如果空间真能隔离,这当然是解决隐私安全的有效方法,问题是,人是社会化生物,能不跟外界打交道吗?当许多担心隐私安全拒绝网络支付、拒绝用银行卡的人们,随着电子商务的流行,随着银行取钞队伍的加长,慢慢摒弃前嫌开始拥抱互联网;当办公文档、生活照片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网络存储空间,几乎可以说,现代社会的任何进步几乎都是“把自己交出去”。

互联网的时代,注定要向“老大哥”乖乖认输,裸奔于大庭广众之下?

衣不蔽体的原始社会如何保护隐私?两个人见面的时候,为了遮羞,你躲在一棵树后面,我躲在一块石头后面,石头或者大树为我们提供隐私保护。有衣服之后,穿了衣服的人可以走得距离更近,而且即便面对面握着手,隐私依然得到有效保护。

原始社会的时候,为保护隐私人们常常需要站在十米、二十米开外,帅哥对美女即使想有些小动作,跨越空间、石头、大树需要的代价已经让骚扰的可能性降到了几乎为零。以实物作为隐私意外保护的盾牌,衣服比石头更具有保护性吗?显然不会,从方便性上看,站在你面前的人随时可以掀开你的衣服,隐私的意外破坏要比原始社会容易得多,那么,穿着衣服的人们会不会担心隐私比衣不蔽体时更容易暴露?当然不会,穿着衣服的文明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他们有礼义廉耻有伦理规则,基于社会公德的考虑,掀开身边人衣服技术难度虽然很低,但绝大部分的时候,伦理阻止它真正发生。

正是技术与规则配合,让人提高自由度的同时得以享受更多隐私。

各家各户如何保护隐私,农业社会人们垒起高高的院墙,两个院子之间还隔着一定的距离,别人硬闯进家里怎么办,富人家常会养一群家丁看家护院。生活在城市里,一个楼门的住户比一个村子还多,住在一百平米楼房里的白领们,需要在家里养十几口家丁来保护远比农业社会地主们多得多的财富吗?也当然不用,小区里的保安维护着小区的安全,街区里的警察维护着街区安全,国家部队维护着国家的安全,人们更多依靠公共资源来保证个人的隐私与安全。

网络让我们更透明,但并不意味着我们拥有的隐私会更少,隐私将更加依赖公共性来实现,当商业网站的权力得到国家法律的制约,当政府的权力得到公民的监督,我们可以放心地生活在“老大哥”的眼皮底下,却不用担心那双咄咄逼人的眼睛。(/醒客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06月 27th, 2013 未分类 没有评论

烫手的网络营销

记得几年前,为了填补一周的物需,每个周末都会去一次超市,然后顺便就在商业区若无其事地闲逛,享受在茶餐厅玻璃幕墙后金色的夕阳,餐点,电影这样周末半天的规律的生活,相信许多人都有体会。

不过,过去一两年,这样的规律不知从什么时候慢慢消失了,因为越来越多东西开始通过网络购买,超市去得越来越少,常常是整个月、整个月都想不起来,随着不怎么逛超市,也失去了一种规律性的生活。

作为一个中度的网购用户,虽然在网上买各种各样的东西,除掉在几天内补充采购的情况,我几乎没有从老客户那里去重复购买过,或者至少,尽管最后是在老雇主那里成交了,我却是从别的地方找过一遍之后,“偶然”回来的,这显然跟以前在商业中心购物时不一样,那时更习惯在已经光顾过的商家购买。

不知道我的网购情况是否具有普遍性,但粗略来看身边,重复购买不再是人们最钟爱的购物方式,表面上,互联网改变的是用户入口的方式,其实,网络对用户消费习惯的改变更加明显,我们认识的人越来越多,却越来越忽视身边的人,保持老客户在互联网时代俨然变成了新问题。

暂且不去分析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假如回头客变成了稀客,将会带来什么问题?你是否隐隐体会到为什么网络营销那么火了呢?或者些许理解了营销人为什么那么心急火燎地一味寻找新客户而对老客户熟视无睹。

在网络营销成为互联网最火热的现象时,另一方面,不可忽视的,网络营销也是泡沫最大的区域。尽管网络营销是目前离现今流最近的方式,但新浪微博、腾讯微信官方对于营销都讳莫如深,是什么让网络营销变成了烫手的山芋?

农业时代,人与人之间关系是靠血缘辅助地缘维系的,忠孝文化是社会伦理的核心;工业时代,人与人之间关系是靠契约与规则来维持,契约精神、共同规则是社会的核心;网络时代,信息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靠什么维系?答案是信用。人与人、人与商家是通过信用联系的,信用通过行为累积,所以,每个人应该注重自己的信用积累,不作恶。

既然大家都崇尚不作恶,为什么营销被平台和用户都有点“恶意”敌视?

社交网络平台存在着双层或者多层的关系,第一层是用户与网站的关系,第二层是客户与商家的关系,客户与商家的关系寄生于用户与网站的关系之下。通常来说,网站有义务保护用户享受有序的信息服务,商家有义务保护客户享受有价值的商品服务,网站和商家本来都具有面向用户和客户有序服务的意识,问题是,客户与用户并不重合,营销就容易变成商家牺牲网站信用来服务自己的客户。

在早期的商业中,广告或者广播式的消息服务是营销的最普遍方式,满大街的牛皮癣广告就是例证,网络本来能够提供点对点智能的消息发送能力,但急功近利让本来可以做到更细致的营销日益粗放,所谓精准很多时候却蜕变成了牺牲隐私。

信息社会,信用运营比货币运营更重要,如果不做信用运营,营销就会越发烫手。(/醒客

Tags: ,

浏览数: 次 星期五, 06月 7th, 2013 未分类 没有评论

社交时代的媒体

我一直是自媒体的悲观者,尽管我坚持博客写作已经十年,但我一直不认为这该归为媒体工作,在我看来,媒体是具有看门人的公共传播,否则内容再好也不是媒体。

我在媒体是什么中提到“媒体是公共环境的一部分”,作为公共环境当然要为公众提供公共价值,媒体需要看门人,一方面社会性的公共价值并不能自发产生,即使群体能够形成共同价值,也需要足够长的时间;另一方面媒体是应该尽可能提供对用户有价值的信息,而不是成为信息泡沫的收纳箱。这两个方面都要求媒体有选择性,能够对信息价值负责,也就是要有信息看门人。

传统媒体的看门人是媒体机构委任的,从编辑到主编,他们是专门的把关人,但是他们会公正吗?他们会不会被雇主或者客户的利益左右?尽管人们对传统媒体心存疑虑,但在没有更好的替代者之前,媒体依然是值得信赖的看门人。

社交时代到来,传统媒体的影响被网民的嘈杂声稀释,随着微博、微信等社交服务的普及,如何获得影响力已经成为普通网民和媒体们关心的问题。社交服务能否提供更值得信赖的媒体服务?至少,社交平台不是传统媒体的敌人,事实上,微博有影响力的大号,微信的公众平台,媒体机构或者媒体人占了半壁江山,剩下的要么是写手要么是意见领袖,他们在传统媒体时期也常常是记者们的座上宾,媒体相关人员依然是社交服务的重要影响力。

社交平台上,有志于成为媒体的账号(以后称社交媒体)与传统媒体有什么不同?

传统媒体是内容、渠道一体化的:杂志社不仅有记者、编辑队伍,还有发行部门将杂志发到每一个读者;电视台不仅制造节目,而且有收视频道直接通向客厅。相比之下,社交媒体只有内容,渠道则是虚拟的,社交媒体的渠道由两部份构成:社交平台的点对点传输能力和社交媒体的粉丝关系。

社交媒体如何具有媒体的能力在于两个方面:看门人+公共传播。

社交媒体的看门人是开放的,即便一个社交媒体账号原本就是传统媒体,除了决定自己直接粉丝的内容选择之外,是否能够形成二次传播(转发)还决定于粉丝或者“粉丝的粉丝”的态度,用一个比喻来说明看门人的区别,如果说传统媒体是独立大法官的话那么社交媒体就是大众陪审团,社交媒体的“看门人”是为粉丝用户考虑的,社交媒体的内容选择还决定于网络上的活跃粉丝的立场。

社交媒体要成为公共传播,就必须有足够的影响力,也就是要有足够的粉丝,如果社交媒体的粉丝重合度低,之间都没有形成交集,就不能形成公共影响力而只成为个体影响,换句话说,当你的粉丝读者任何两个读者都没有相互关联,你的内容就无法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那你跟粉丝之间,到底算写信呢还是做媒体?!

要成为社交平台上的社交媒体,关键看有没有能力摆平看门人和公共传播。

比较一下微博和微信,微博是面向信息流的服务,微信是面向用户的服务,实际上,其他社交平台可以看作不同程度面向信息流与面向用户的综合。

面向信息流的微博看上去具有营销能力,支持从一个普通账号成长为社交媒体,如果社交媒体不在社交平台之外做足够的营销推广,是没有办法短时间实现媒体应该达到的最小规模的,实践也表明,完全以社交平台本身进行的推广营销会带来严重的信息泡沫化,因为营销与运营的着力点不同:运营以粉丝用户价值为出发点,营销以推广自己为出发点。

微信是面向用户的服务,干脆不支持平台自身的营销推广,如果微信之外不做营销工作,成为社交媒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如果想成为社交媒体,必须有能力解决看门人和公共传播两大问题,评估好了这两点,才有可能成为事实上的社交媒体,从这个角度看,个人做社交媒体(一些称自媒体),难度几乎跟单腿起跳成为地球同步卫星一般。一些津津乐道的自媒体“成功案例”,仔细一分析,要么从传统媒体界已经获得了既定资源,要么享受了社交平台早期推广红利。

社交媒体看上去很诱人,但如果你认为社交媒体就是营销,社交网络时代,雇佣“自媒体”软公关,是一条不可持续之路,最后会跌入“打群架”的深渊,社交平台倡导的用户价值驱动力,就会套上“软公关”的画皮,稍稍被滥用和诈骗有什么区别呢?已经走到传播伦理尤其是社交传播伦理的边缘。

做微博、微信营销很火,但那只是一些人赚钱的生意,跟社交媒体无关,如果你爱惜社交平台,我抄一句公益广告语给大家: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醒客

Tags: ,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05月 9th, 2013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媒体是什么?

昨天的腾讯汇@段永朝 老师提了一个问题:媒体是什么?这个问题回答的角度很多,许多人有自己的答案,甚至完全相反的答案。 › Continue reading

浏览数: 次 星期三, 04月 24th, 2013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媒体的未来

我在前年消失的媒体中留了个问题:媒体会消失吗?

最近写文章,总是不经意用“过去几年”、“几年以前”的词语来修饰,好像我一瞬间变得喜欢怀旧了,后来我一想,其实不是我怀旧了,而是那些旧的又回来了,历史不只是惊人地相似,历史其实总是在重复,难怪先贤们总用车轮来形容历史。

拿新媒体来说吧,博客带着新媒体的王冠出场的时候,一些人狂热地认为,很快当时的霸主门户们很快就会倒台,互联网的天将是bloger的天,之后门户并没有像他们预期的那样快速衰退,几年之后,门户网站确实失去了当初的光环,但让门户失宠的不是博客,也不是更牛的资讯类网站,而是电子商务、游戏、视频那些在博客、微博、微信快速发展时忙不迭地给封神的人们,他们真的找到了救世主吗?

如果沿着互联网热点前后发展的脉络,博客、微博、微信能找出媒体发展的脉络吗?不能!当然,有人会说能,因为他们相信自媒体(有关自媒体的由来移步>>)。

博客时,自媒体的大门就已经开启,每一个个体的人,只要注册了博客帐号,就可以随时随地向全世界发布消息,人们的表达热情得到了空前的释放,但这是一个“人人是编辑、个个是记者”的时代吗?显然不是,没有博客帐号一般人当然发不了文章,有了账号,没有写作能力的人还是没法发文章,就象笔不普及人们写不了字,笔普及了不会写的人依然不会写一样,脑袋一热,本来简单的道理也变得难以理解。

博客被门户收编之后,很快淹没在互联网的大潮之中,那些磨刀霍霍准备练笔的人们很快散去,不久,微博起来了,给了那些本不想写字的人更充分的理由,纷纷转战微博140个字的口水战。

博客一开始被认为是要取代新闻门户的,但现实情况是,博客对于门户网站来说是一种充实,让新闻更有价值;微博一出现,看上去是一个吐口水的社区,直接看并不觉得会影响多少门户新闻,但现实的情况是,微博对门户网站形态的影响是不可逆的,新闻首页名存实亡,许多人开始习惯在微博的转发中看新闻。

说到首页,首页是媒体的入口,是网络媒体价值的核心支柱“正文页、首页”之一。传统平面媒体的价值在于两方面:内容、渠道,网媒与此相比较,正文页是内容,首页是渠道。

现在知道了为什么Tumblr能让博客变得有些轻了,自然,微博也给自媒体带来了第二次狂想,如果说博客开启了自媒体的内容,那么微博则开启了自媒体的渠道,草根大号玉指轻弹就能影响百千万人,但是现在,微博已经进入稳定发展阶段,你见到有媒体价值的自媒体了吗?

曾经有位老师问学画的骚年:“世界上什么最好画?”学生回答鸡蛋、圆圈都被一一否定,老师的答案是“鬼”,因为世界上没有人见过鬼,你画出什么什么都可以是鬼。自媒体也像画鬼一样,只不过,许多时候说着自媒体的话却想干着媒体的事儿,甚至要革一下媒体的命,那就是零一回事儿了。

你真的认为,一个杂志社的杂志卖不出去、办个微博账号不温不火,然后,人一散伙,各自开一个微博账号,再把工资一停,就能把杂志社神话成一堆名叫自媒体的“新”媒体了?反正我不信。作为媒体,内容、渠道是两个必要要素,微博为每个人提供了新的渠道能力,但据此认为人们就此回到单兵作战没有社会协作的时代,认为人越少渠道能力会越强,博客已经实证了普通人依然不具备内容创作能力,微博也将实证个体人不具备渠道组织能力。

当然,有人会拿一些“成功”的个案来说事儿,那些能抓住个案能力的人,他们在体系内也不会差,而机遇的偶然性,都是赌。

还会有人说,我们说的是微信,微信自媒体!好吧,话题进入自媒体第三波浪潮,微信公众账号来了,人们开始重新拿着文章冲向微信再博自媒体了。对于普通人,微信是个好用的工具,对于许多互联网观光团成员,微信也可能是个事业机会,但需要去把握。

那里内容、渠道都齐了,自媒体应该成了吧,如果你说的自媒体是有媒体价值的自媒体,恐怕还会失望,媒体之所以成为媒体还需要具有看门人的作用。

内容、渠道、看门人,在传统媒体越来越日薄西山的时候,分家单干是出路吗?在越来越扁平的互联网上,好像一切都碎片化了、散了,专家们正试图用社交化的概念抹去个体的社会特征,事实上,传统的社会结构正在消失,但社会协作并没有减弱或者消失,而是在加强,只不过社会关系形式发生了变化,从固定形式变得更加灵活。

更让人担心的还不是这些,扁平化的互联网让社会协作链条变得越来越短,社会正在进入媒介即是行动时代,媒体正在离开社会生活的中心。(文/醒客

浏览数: 次 星期三, 04月 3rd, 2013 未分类 没有评论

RSS阅读器尸检报告

RSS阅读器尸检报告

        Google Reader将于201371日停止服务,许多老互联网人觉得是一件大事,其实,许多近些年才进入互联网的新人,或许还没有听说过Google Reader

        Google Reader密切相关的还有一个词:RSS,如果你不想做RSS考古,就不必点进去>>RSS新闻聚合的未来

        03年前后,互联网所谓web2.0浪潮开始兴起的时候,有很多新的互联网形式涌现,当时RSS阅读就是一种,RSS阅读是一种阅读博客或者新闻的方式,新闻博客网站提供RSS格式的内容输出,阅读器可以把多个网站的内容整合到一起,简单说,通过阅读器可以同时阅读多个站点的文章。

        当时能够提供RSS阅读的工具很多,有客户端模式的,也有在线模式的,Google readerRSS在线阅读器,客户端模式只能把内容保留在客户端,只能在一台电脑上阅读,在线阅读器模式在内容保留在服务器上,只要登陆浏览器页面,都可以阅读,套用一下新词是云阅读方式。

        Google Reader关闭,或者说RSS阅读器死亡,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儿,因为,我使用RSS阅读的时间非常短,早在05年底就放弃RSS阅读器了,我对RSS阅读一开始就没有信心。

        这里不再重复几年前的文章中已经说过的RSS阅读的问题,RSS阅读为什么会沦落到死呢?

        RSS来源于至少三种不同的英文缩写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Rich Site SummaryRDF Site Summary,用于网站之间交换内容(或者内容简介),就是因为这个含义的多重性,许多人对于如何使用RSS一开始就存在分歧,当时为RSS输出文章是全文还是摘要就曾争的不可开交:全文还是摘要,不成问题摘要RSS的价值,这或许是RSS先天就不足的地方,以至于后来很多年,一直都有RSS死活的讨论:RSS假死

        RSS先天不足,web2.0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对于互联网交互以及网站与网站之间的交互还停留在文章输出、新闻输出的理解上,如果说web1.0是新闻广播的话,那么web2.0就是提供了新闻收集的反向机制,这么理解的片面性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暴露,web2.0引导的浪潮开始于博客文章的自动分享,但随着ajax等技术的发展,网页不再只是展示文本内容,而是可以实现象程序一样的功能。

        网页不只是展示内容,网站之间的交互也不只是交换文本信息,网站还需要交换功能执行,能够协调一起来实现一些任务:mash up聚合。我们不仅仅要使用在线地图,还需要地图能够把我们送到地点(导航),当我们使用谷歌地图的开放能力,将第三方实时交通数据引入时,早就突破了网络聚合只是收集几篇文章的朴素想法。

        RSS尸检发现,这是一个在互联网生态中进化过于初级的生物,包含手机移动在内的互联网正越来越碎片化地实现功能性跨设备、跨网站交互,这需要许多新的网络接口标准,曾经是网站互动重要配置的RSS用武之地显著减少。(/醒客

浏览数: 次 星期五, 03月 15th, 2013 未分类 没有评论

人如何与机器打交道

随着手机等移动终端上语音使用逐步普及,键盘、屏幕之外的人机互动方式也越来越重要,技术宅们醉心于如何提高语音中词汇的识别准确度,产品经理们不忍心告诉他们语音输入使用的动力是因为方便而不是技术本身有多酷,有什么比有用、好用更吸引人的呢?

 

语音技术本身是有较高难度的,不像我们直接感觉到的,提高对口音和发音的辨别能力就能够做到语音识别,如果你在1990年代就用过IBM的语音输入法的话,你会知道,在过去的快二十年时间里,语音识别技术本身的进步并不明显,这里面的道理我们不去做过多的深究,你只需要做一个试验,把自己说的一段话录下来,把录音拆成一个一个的字,放给自己听,你看看你能不能容易听得出每个字是什么?

 

人与机器的沟通,不是一个具体局部的技术对接问题,而有浓厚的系统相关性。

 

8年前,刘锋在一次博客沙龙上(当时博客正开始流行),把博客能够做的事情与早期的新闻、论坛、新闻组进行比较,认为博客是在重现它们的能力,当时互联网业务还是以新闻资讯为主的,博客本身只是一个图文发布工具,除了作者权限开放,从内容到形式,与早期的网络业务相比,普通人还难以感觉到过多的惊喜。

 

后来,刘锋开始把这种比较进一步扩展,将互联网与人脑进行比较,如音视频采集比较人眼睛耳朵的视觉听力,得出“互联网的未来就是一个完整的人类大脑,它将具备自己的视觉、听觉、触觉、运动神经系统”的结论,并形成一本书“互联网进化论”,比较研究的方法是非常可取的,对新事物缺乏系统认知的时候,通过类比能够获得一些未来的轮廓,尽管人脑与互联网未必具有一对一的直接可比性,这些轮廓并不一定与未来完全相符,但能够得出许多有用、实用的结论。

 

语音能带来什么进步?不能只站在“输入方式”的角度看,语音输入需要机器具有语言理解能力,或者说机器也需要具有类似人脑的智能,语音输入将十几年来互联网人工智能技术推进到大众实用竞争阶段。

 

整整7年前,我写过一篇智能化的互联网趋势简单列举了互联网人工智能面对的问题,不得不说,这7年来,除了手机硬件计算能力提高了之外,其他问题依然如故。

 

有人说,人与机器打交道,需要机器做到跟人一样好,实际情况更糟糕,因为人与人沟通是非常无效的,许多公司冗长的会议、街头巷尾面红耳赤的争论可以证明,人们对与机器的沟通要比与人的沟通要求更高,你说一遍人没有听清楚,你或许有耐心再说一遍,而在机器上输入出一次错,许多人就开始摔东西。

 

悲观地看,完全依赖人工智能技术解决人与机器的沟通问题,道路还非常遥远。

 

从比较研究有什么启发吗?人并不是只能跟自己一样或者更高级的智能才能打好交道,许多人能够像家人一样与宠物融洽相处,宠物之所以能够得到“亲人”般的地位,不是因为它们能够做到像亲人一样好,而是我们能够把情感转移到它们身上。以自己为中心,外界的,无论是人、宠物还是家具等物品,都是构成我们生活的环境,如果能熟悉这些,我们就愿意乐得其中。

 

人与机器打交道,如果机器做不到“懂你”,那就让你习惯它好了,人与机器打交道实际是人与人打交道,让它成为是人与人交流的有效辅助,它能让我们更简单地知道周边那些人、那些事是什么,他们正在干什么。

 

对了,最后一段,你没有联想到“大数据”这个词吧,许多新概念,也是老问题。(文/醒客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01月 17th, 2013 未分类 没有评论

新闻已死

《The Daily》停止出版,引发一些声音,典型的两种观点:一种认为The daily作为报纸的数字化尝试,它的关闭说明数字并不能取代纸张,至少无纸化进程没有想象的快;另一种认为报纸迟早还是要完蛋,只不过报纸直接转换到电子版并不适用。

报纸的命运将如何?早在05年,在探讨媒体模式变革时,提到一个关于新媒体预言的flash:2014年3月9日(星期日)Googlezon公布了EPIC「进化型的个人信息架构」(Evolving Personalized Information Construct),最终击败Microsoft(微软),并几乎终结传统媒体。那个Flash很具冲击力,预言也很让人震动:“EPIC总是我们想要的选择,它商业上的成功替代了媒体和民众或新闻道德的议论。”

按说,时间过去了7年,报纸的命运已经不是一个需要争论的问题,如果不是国内官方媒体的特殊出版模式,难道还会有人振振有词地认为报纸能够长命下去?恐怕再续一春的可能也不会有人相信了。

曾经的纸媒介,和曾经流行过的竹简一样,将会成为我们的纪念之物,哪怕未来我们还会看到、用到纸质的书报,已经和我们今天在家里偶尔拿起竹简版的道德经一样,退化成一门“艺术”。

7年前,博客刚刚开始火热的时候,人们不仅仅怀疑报纸的命运,也怀疑报纸出版模式的命运,人们相信新闻将由普通大众而不是专业记者来主导,新闻看门人将会转换,也就是所谓的新媒体,那时的疑问是:谁会是新媒体全知全能的道德评判者?

7年过去了,回顾过去,“新媒体”并没有如愿主导新闻事业,再过两年,2014年3月19日的预言恐怕会要落空,“人人是记者”的鼓吹者也早已安静了下来,自媒体虽然还偶有臆想,但包装的衣服穿着却每每不同,沦落为宣传的口号。

是“旧媒体”力量顽强吗?不是,旧媒体也在末日里奄奄一息。

我们在欣喜新媒体如何取代旧媒体的时候,忽略了一个前提,新闻作为人们的日常需要,时间并不长,一百多年前普通人并不关心什么是新闻,人们无所事事时候的闲暇可能只是走到村头看夕阳如何下山,知道外面发生了也不那么容易,蒲松林凑足《聊斋》的400多个故事,不知在茶馆里耗过多少光阴。

每天抻着脖子在电视上看一个外国总统候选人是否当选,或许我们觉得习以为常,但年近一百的奶奶却常常笑话:那些长着都差不多模样的大毛子哪个个儿高难道比邻居张大妈的小狗被谁领养了更实在?我们可以想当然地说,好奇心驱使我们想了解这个世界触手不及每个角落的新鲜事儿。

但是,当我们的时间被各式各样的互联网应用打得破碎,当我们忙不迭拿着地图辗转于街头巷尾扫货,当虚拟的网络中好友们的聚会邀请还没有来得及响应,我们还会像那些晚上洗完脚就坐在客厅里发呆的父辈一样,继续酷爱那些八杆子打不着的新闻吗?

正当这篇文章快写完的时候,一则新闻说,今年第三季度,电子商务网站淘宝的广告收入超过了信息搜索门户百度,或许,内心里我们更热爱那些摸得着而不只是看得见的事儿。

传说中的末日了,登船之前,告诉大家一下,新闻童稚没有买到船票,默哀!(文/醒客)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12月 20th, 2012 未分类 没有评论

自媒体误导的传统出版业

最近几年来,传统纸质出版业遭遇了巨大的挫折,报纸杂志的出路在何方?曾几何时,一个叫做“自媒体”的名词日渐流行,似乎媒体的一切命运已被它悄悄掌控。

人们津津乐道的自媒体到底什么呢?细说起来,自媒体这个名词是个舶来品,与它含义最接近的有两个词:We Media(众媒体)、Interpersonal Medium(人际媒介)。

众媒体(We Media)的原本意思是说,网络论坛、个人博客等个人直接书写的内容将成为新闻流程的重要环节,众媒体将是未来的主流媒体。注意,We Media中We是复数,所谓未来的主流媒体,是基于众多博客群体。当把“众媒体”翻译成“自媒体”的时候,给人带来很大的误解,以为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做成媒体,而且能超越成千上万专业员工的电视台、杂志社等真正的媒体。

早在03年、04年博客开始流行的时候,许多狂热分子就奉某些单个人的博客为神器,高举起媒体革命大旗,并认为非专业记者的个人随手记录内容要高于专业记者的采访,我那时写过分析文字,当然,这场闹剧以一些狂热博客网站的快速衰落而收场。

人际媒介(Inerpersonal Meium)的意思是,交流者对内容有影响。与人际媒介相对的是大众媒介(Mass Medium),大众媒介是类似报纸、电视这样的传统媒介,传播过程是由信息发布者通过专门性渠道进行,渠道并不对具体内容产生影响,比如报纸发行过程中,中途的汽车和报纸发行员的工作是独立于内容的行为,运输的方式也相对固定。相对于大众媒介而言,人际媒介比如微博上的信息传播,每一个转发的人都会对内容有一定的选择性,甚至加上点评来促进传播。还要注意,这里的是Medium媒介而不是Media媒体,人际媒介强调的是传播的途径而不是媒体的影响力。

众媒体(We Media)和人际媒体(Interpersonal Medium)概念的提出,确实意味着传统媒体形式受到冲击,但众媒体和人际媒体重点是众人的力量,而不是某个活跃的个人。因此,当几个传统媒体的记者或者编辑,认为下决心离开体制就能够改变媒体生态时,实际上是走上了一条艰辛的道路。众媒体当然更加依靠个体的力量,但鼓励的众人机制平台的创新而不是个人英雄主义。

“众媒体”曲解成“自媒体”带来的误导性远比想象的大。

当微博流行,一些受互联网冲击的传统媒体如报纸、杂志开始寻求新生之路,纷纷开设媒体账户经营,以为只要有了粉丝,就能够重新找回自己的媒体价值。可是,由于几乎没有考虑报纸价值微博上顺延问题,许多开了微博账户的报纸,除了新增了一个微博部门的预算开销之外,并没有什么收获,报纸该没人看依然没有人看。反个来,微博的快速发展却在加速报纸的死亡。

大众媒介(Mass Medium)没落个人媒介(Interpersonal Medium)兴起的机会属于网络平台,传统媒体封闭的发行机制必须快速转移到开放的网络平台上,报纸、杂志的自救不在于在微博上养一个大号成为独孤的自媒体,而是要更多考虑微博开放属性,能够将整个报纸编辑、发行利用技术力量在微博上整体借力。

把个人写作说成个人出版与把人际媒介(Interpersonal Medium)说成自媒体一样不妥,we media(众媒体)虽然依赖个人的力量,但决定性要素还是运营平台。出版业正在经历变革,电子阅读平台至关重要,个人作者的成功必须依靠某个平台,就像手舞足蹈的“自媒体”大v们需要新浪微博一样。

如果你认为“只要能生产足够好的内容,传统媒体同样可获得生存空间”,那么我来泼点凉水好了,即便有好的内容,如果不契合平台用户,依然没有生存的空间,信息富足的时代,媒介即是行动,影响力的时代已经远去了(文/醒客)。

浏览数: 次 星期五, 11月 23rd, 2012 未分类 没有评论

社交的终结

今天互联网从业者津津乐道的社交网络服务(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或者直接叫做社交网络,在web2.0浪潮刚兴起时,更多被翻译为社会网络服务或者社会化网络服务,社交网络初期的发展并不快,尤其在国内,一直内涵不足,直到facebook、twitter开始流行,而且中间貌似还沉寂过一阵子,到近几年,社交网络终于熬成了web2.0时代的大明星。

毫无疑问,web2.0以来,社交化确实是互联网发展的最重要动力。

社交化刚刚兴起的时候,设计者希望网络服务能够借助到人们真实社会关系的力量,不过,苦于那时网络业务单薄,互联网还只能玩儿纯粹的信息,而与实体相关的服务,跟网络还是两回事儿,用那时候流行的说法,鼠标和水泥分属不同的世界。

可以想见,社会关系中发生的各种事儿,社交网站还不具备实现的大环境,04年前后用过社交网络服务的网民知道,除了把通讯录传到网站上,“重新”换个地方认识一批老朋友,真的做不了别的什么。当然,那时候社交网络真正的吸引力或许是画了一个很大的饼,叫做“六度理论”,说是根据六度理论,你能够通过熟悉的朋友联系到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比如新科美国总统奥巴马,这事儿听起来确实让人兴奋,尽管你连联系邻居的兴趣都没有。

几年后,社交网络空壳化的情况被twitter和facebook改变,facebook成为交友的平台,twitter则成了消息交换中心,web2.0提倡的开放策略,很快facebook和twitter不只是一项互联网服务,而是整个互联网服务的连接者。

回想2000年左右,微软开始雄心勃勃.net计划时,微软希望借助统一的技术平台,扫平各自独立的信息孤岛,将各种各样的信息设备连到一起,遗憾的是,微软看到了结局却没有看清过程,几年以后,信息孤岛的冰山开始消融,不是因为一家商业公司的强大实力,而是整个互联网实现了开放,而这一过程,与1980、90年代微软在PC上借助开放软硬件架构体系的崛起,如出一辙。

社交是开放的,随着网络服务的普及,它将互联网在物理技术信号层面的联系推进到了服务层面,由于社交涉及到几乎所有人,许多事情又都打上了人际的标签,社交化成为一股强大的潮流,无论创业公司还是大公司都趋之若鹜。

现在,社交甚至成为许多人眼里互联网或者移动服务的代名词,似乎社交是互联网的一个新时代。

社交网络还有多少动力?

如果我们意识到facebook已经快是一个用户数达10亿级别的互联网公司,创业公司新做一个社交概念巨型网站的时空间隙已非常有限。将人的社交行为进行网络化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话题,许多线下服务正在通过facebook(国内是微博)实现网络的社会化延展,只是,那些已经具有成长起来的社交网站会容许新的百亿甚至千亿美元级别的新宠在眼皮底下出现吗?看看zynga和facebook的故事我们就清醒了。

最大的问题还不是这些,线下社交的网络化带来巨大效率的同时,也在颠覆传统服务的地理区域边界,全球化好无阻力的商业竞争正在带来灾难,诺基亚从商业巅峰垂直下落的过程让人乍舌,用户方面,个人空间、隐私不断被效率蚕食,人们在社交化浪潮中感受到的不再是效率和惊喜,而是毫无安全的恐惧感。

是时候了,如果社交网络过度发掘了web2.0的关系价值,是时候跟社交网站说再见了。(文/醒客

浏览数: 次 星期四, 11月 8th, 2012 未分类 没有评论